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走进凉都 » 畅游凉都 » 凉都文化 » 文物古迹
贵州六枝老坡底抢救发掘新石器时代聚落遗址群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2005年3月,为配合贵州六枝老坡底火电站大型工程建设,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与六盘水市文物管理所对电站建设用地范围进行考古调查,发现蔡家坟和青岗林两处新石器时代遗址。5——7月,省考古所组成考古发掘队对该遗址进行了重点钻探和第一阶段抢救性发掘,同时展开详细调查,于老坡底坝子四周坡地上又发现下大田、台子田、丫口地、对门坡、包包寨和罗家寨6处新石器时代遗址。这样在坝子四周现已发现8处大约同时期遗址,遗址分布密集,直线距离不超过1里。其中4处遗址位于电站施工区内,4处在施工区外。考古队对位于施工区内的遗址进行了重点钻探和试掘,取得重要成果。
  遗址群位于六枝特区县城西北约30公里的岩脚镇老坡底村,这里系一南北长东西窄的狭长形坝子,周围为石灰岩山,山体坡度较缓,地势开阔,山下有许多坡度较缓的斜坡阶地,遗址就分布在这些地势稍高的坡地上。坝子北侧有乌江—上游重要支流的三岔河(又叫老坡底大河)自西向东流过。六枝至梭戛公路则从坝子西侧穿过。坝子面积仅约2平方公里,四周村落稠密。遗址与现村寨紧邻,有的甚至部分被村寨所叠压。施工区内的4处遗址位于坝子偏南部,总面积约11万平方米,发掘面积近 2000平方米。
  蔡家坟遗址位于坝子西坡的仡佬寨东北侧,分布在老坡底坝子第一阶地与第二阶地之间,是地势最低的一处,面积较大,约3万平方米,但遗址许多地方破坏严重,耕土下即是遗迹和生土,部分地方堆积稍厚,地层可分4层。遗迹主要开口在生土面上,有建筑遗迹、柱洞、灰坑、水坑等,出土物主要是陶片和少量石制品。
  台子田遗址位于仡佬寨西南侧,与蔡家坟遗址相距仅约500米,为坡地遗址,由西向东地层堆积逐渐变厚,最厚处近1.5米,地层可分为4层,遗迹主要集中出现在第3层红烧土层面上和4层下生土面上。有房址、围栏、灰坑、沟等。F1开口于第3层下,面积近50平方米,由40个柱洞分排组成,南北向柱洞4排,间距2米左右,东西向柱洞 7排,间距约1米,每排柱洞微有错开,但基本呈一条直线,洞径15--30厘米,深浅不一,有的1个柱洞并在一起,个别柱洞呈方形孔,未发现灶坑;第4层下生土面上发现数排围栏遗迹,由柱洞和众多小孔洞组成,小孔洞是圆形,孔径24、深约 ]o厘米。孔洞条状分布,孔洞之间稍微错开,长一般在5米左右,小孔洞之间分布有一些柱洞,应是房屋建筑的围栏一类遗迹。灰坑有不规则形和袋状2种,坑内堆积较单纯。出土物主要有大量碎陶片和少量石器。
  下大田遗址位于坝子西南侧坟边组寨旁坡地上,遗址东侧被公路破坏,地层为坡状堆积,东侧较厚,最厚处近2米,可分为6层,新石器时代文化层主要是4—6层,清理出的遗迹有房址4座、灰坑10个、灶坑3个和许多零散柱洞。房屋遗迹呈具有一定弧度的长方形,有的2间相连,单间面积10平方米左右,柱洞15—20厘米,房址中间有一灶坑,坑形状、大小不一,有近长方形,椭圆形等。灰坑有不规则形、椭圆形和袋状。出土物有大量陶片,少量石器。
  青岗林遗址位于坝子东南侧的青岗林村民组寨前,坡状堆积,高差大,地层厚薄不一,晨厚处达1.5米以上,新石器时代遗迹主要开口在生土面上,有房屋建筑遗迹3座、灰坑5个和大量零散柱洞。F1呈不太规则长方形,可分为2间,残留柱洞20个,洞径约20厘米,西侧有一灶坑,坑内填满草木灰。F2柱洞分布较密,结构不甚清楚,南侧有一火塘,东侧围绕柱洞有一排呈弧形的小孔洞遗迹,长约15米,小孔洞洞径约5、间距5--10厘米,应为房屋建筑遗迹外侧的围栏或篱笆墙。灰坑有不规则形和椭圆形。出土遗物除大量陶片外,还有磨制骨器和石器。
  上述几个遗址地层堆积厚薄不一,但地层特征和出土物基本相同,即每一个遗址地层中都有一层比较纯净的红烧土堆积,红烧土层以上地层和遗迹中不仅出土大量陶片、石器和骨器,还出土许多瓷片和釉陶片。瓷片主要是青瓷和白瓷,釉陶片主要有酱色和绿色,器形可辨者有瓶、罐和碗等。红烧土层以下地层和遗迹只出土陶片、石器和骨器。因此老坡底遗址群的年代以红烧土层为界可分为2个大的时期,烧土层以上时代较晚,为宋明时期,烧土层下为新石器时代中晚期。
  新石器时代出土遗物主要有陶器、石器和骨器。陶器均为碎片,陶质均为夹砂陶,且主要是夹粗砂陶,未见泥质陶。陶质疏松,烧制火候低。陶色不纯,基本上是褐陶,以红褐陶和黄褐陶为最多,次为灰褐陶,还有少量黑褐陶。纹饰主要是方格纹,有粗细之分,还有少量叶脉纹、波折纹和戳印纹,基本上不见绳纹。器形可辨者有釜、平沿罐、敛口钵、镂孔靴形空心支座、网坠、陶饼、弹丸和器足等,未见平底器和圈足器。石器和骨器数量不多,多磨制。石器有石斧、石砧和砍砸器等;骨器均用动物骨骼加工而成,有骨刀、骨铲和骨纺轮等。
  老坡底新石器时代聚落遗址群的发现与发掘,是贵州新石器时代考古的重要突破。长期以来,贵州新石器时代考古一直是空白,这次在2平方公里的一个山间小坝子中发现了8处地层堆积和文化内涵基本相同的遗址群,表明它们应是同时期共同生活在一起的同一文化的小聚落,不仅为贵州新石器时代文化的研究提供了丰富的实物资料,而且对探讨中国西南山地聚落遗存的构成与分布等具有重要意义。遗址虽只作了较小规模的试掘和发掘,但揭露出的遗迹却比较丰富,有大量柱洞,房址、灶炕、围栏、灰坑、窖穴、沟等,连间房址和围栏建筑遗迹等在贵州是首次发现。出土陶器虽较破碎,但层位关系明确,一些器形如靴形镂孔支座、宽折沿釜、陶网坠等在贵州新石器时代还是新器形,不仅有助于建立贵州新石器时代文化的发展序列,还有利于贵州与周边省份新石器时代考古学文化关系的探讨。
  贵州省考古所正积极与基建部门联系,力争在电站施工前再进行更大规模的抢救发掘,提取更多的考古资料,以早日廓清贵州新石器时代文化面貌。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