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要闻动态 » 图片新闻
红军后代深情讲述家乡变化——米箩镇铜厂村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烤烟种植成了铜厂村的支柱产业。

1935年4月19日,红九军团在茨冲吃过午饭后,经猴儿关,下立石碑,从法那过百车河,宿营阿戛、米箩一带。20日,红军从巴浪河畔的宿营地出发,经铜厂、常明、野钟,从虎跳石渡北盘江进入法德,翻法格垭口宿营顺场。

在常明,有个名叫李克彧的红军战士因枪伤发作,被留在村民梁启贤家治疗。伤愈后,已无法追赶上大部队,便隐姓埋名住下来,后来辗转到了铜厂公社(现为村)的干沟组定居,直到1993年去世。

沿着红军长征路线,记者来到水城区米箩镇铜厂村干沟组,寻访老红军李克彧的后代。柏油路从村东头贯穿到村西头,纵横交错的通组路、串户路连接着村民的房前屋后。

沿线的民居,从当年的土墙房变成了小平房,一层变二层,二层变三层。放眼望去,错落有致,炊烟袅袅,鸡鸣狗吠,一派祥和的乡村景象。

1993年,李克彧去世了,那年正值水盘东线(水城—盘县)公路修建的关键时期,而这条路,正好从他家屋后经过。只可惜,路还没完全贯通,李克彧老人就去世了,享年79岁。

李克彧有两个儿子,长子李绍权,次子李绍明。如今,两个儿子也是儿孙满堂。

二儿子李绍明,今年已经75岁,早年间做过“赤脚医生”(亦农亦医的乡村医生),生活条件在当地还算较好。后来,女儿李江梅传承了父亲的技艺在村里从事医务工作,儿子李俊任村党支部副书记。现在,李绍明夫妇俩与儿子李俊共同生活,一家7口人住在一起,其乐融融。

谈起父亲李克彧当年参加红军长征的事迹,李绍明满怀激情。“父亲参加长征,是我们一家世世代代的光荣。父亲人很和蔼,生前十分受人敬重,也经常教导我们做人要讲原则,待人要宽厚。可惜,父亲没能看到今天的发展变化。”

随后,李克彧的孙子李俊出示了爷爷1975年找人代写的一份《自叙》,叙述了爷爷参加红军长征的大致经过。

李克彧,1914年生于江西兴国县江背区后溪村,1929年参加红军,1934年10月随军长征,任中央保卫局战士,遵义会议后调至红九军团,在打鼓新场(今金沙)突围时,左膝负伤。

为了摆脱敌人,部队日夜兼程向水城开进。李克彧带伤坚持随部队前进,行军到水城常明(现属野钟乡)时,伤势严重不能继续行军,便留在梁启贤家治疗。为了感激梁家,李克彧力所能及地帮他家上山放牛,因而躲过了国民党和地方政府一次又一次缉拿。

伤势好转,李克彧向当地手艺人学习做土火炮。有了一定的生活技能,经人介绍娶妻生子,成家立业。后来,为了躲避国民党的缉拿,也为了不给梁家添麻烦,他从常明搬至现在的铜厂村干沟组居住,直至去世。

另据地方党史资料记载,1938年,李克彧通过种种渠道,联系上了在米箩一带组织齐心会继续革命的“杨连长”(红九军团党委委员兼司令部侦察连指导员尹自勇)。两人商定,趁当地名流给土豪张灿然、杨虞武、钱文达等拜年之机,带领齐心会会员突袭夺取武装,然后组织游击队,与国民党反动派开展斗争。可惜,这个计划还没有实施,“杨连长”就被国民党县长阮略设计杀害了。

此后,李克彧一家东躲西藏,艰难度日,直到全国解放后才过上了安定的生活。

据了解,李克彧是水城区境内唯一活到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的红军战士。

老红军李克彧定居的铜厂村已今非昔比。通过脱贫攻坚,交通、电力、通讯、饮水等基础设施不断完善,全村1300多户村民摆脱了传统种植业的束缚,包括烤烟、刺梨、猕猴桃在内的上万亩经济作物成为了增收致富主渠道。

李俊说,铜厂村能有今天的发展,离不开党的好政策。作为红军的后代,他要把长征精神传承下去,用长征精神照亮前行的路;作为一名党员,他要永葆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与村支两委一道,带领村民接续推进乡村振兴。(乌蒙新报记者 刘云冰 彭忠林)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