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伯承同志谈遵义会议后中央红军离黔入滇时的形势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遵义会议以后,我军一反以前的情况,好象忽然获得了新的生命,迂回曲折,穿插于敌人之间,认为我向东却又向西,以为我渡江北上却又远途回击,处处主动,生龙活虎,左右敌人。我军一动,敌人须重摆阵势,因而我军得以从容休息,发动群众,扩大红军。待敌部署就绪,我们却又打到别处去了。弄得敌人扑朔迷离,处处挨打,疲于奔命。这些情况和“左”倾路线统治时相对照,全军指战员更深刻地认识到:毛主席的正确的路线,和高度发展了马克思主义的军事艺术,是使我军立于不败之地的唯一保证。

我军在遵义一带几次寻战,敌却小心防守。三月,我军便自遵义西进,占仁怀,由茅台三渡赤水河,再入川南。敌人料我将北渡长江,大为恐慌,连忙在川黔滇三省边界大修碉堡,企图封锁围歼我军。但我军却突然由川南折回贵州,在茅台附近四渡赤水河,除留一支小部队牵制敌人外,其余急行军通过枫香坝,南渡乌江,直逼贵阳,并且分兵一部东击瓮安、黄平。

这时候,蒋介石正亲自在贵阳督战,慌忙调云南军阀部队来“保驾”,又令薛岳和湖南部队东往余庆、石阡等地布防,防止我军东进与二、六军团会师。在部署这次行动时,毛主席就曾说:“只要将滇军调出来,就是胜利。”果然,敌人完全按照毛主席的指挥行动了。于是我军以一军团包围贵阳东南的龙里,虚张声势,迷惑敌人,其余主力军穿过湘黔公路,直插云南,与驰援贵阳的滇军背道而行。这次,毛主席又成功地运用了声东击西的灵活战术,“示形”于贵阳之东,造成敌人的过失,我军得以争取时机突然西去。

一过公路, 甩开了敌人, 部队就插上了翅膀, 放开大步,一天就走了一百二十里。途中,连克定番(今惠水)、广顺、兴义等县城,并渡过了北盘江。四月下旬,我分三路进军云南:一路就是留在乌江北牵制敌人的别动支队九军团,他们打败了敌人五个团的围追,入滇时,占领宣威,后来经过会泽,渡金沙江。另两路是红军主力,攻克沾益、马龙、寻甸、嵩明等地,直逼昆明。这时,滇军主力全部东调,云南后方空虚,我军入滇,吓得龙云胆颤心惊,忙将各地民团集中昆明守城,我军却虚晃一枪,即向西北方向金沙江边挺进。

(摘录自刘伯承《回顾长征》,原文载于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士出版社 1980 年编辑出版的《星火燎原》编选之三)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