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府网站 | 贵州省政府网站 实时天气: 设为首页 | 收藏此页
首页 » 要闻 » 媒体关注

【贵州日报】六盘水:书写脱贫攻坚“历史答卷”

日期:2018-01-26 10:08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盘关中药材基地。

1月24日,冬日的暖阳照射在水城县千户彝寨。 

  贫困户刘华祥,坐在自家门口晒着太阳,同过往的游客有说有笑,悠闲安然。刘华祥刚刚从野玉海景区上班回来,阳光洒在他身上,耀眼的是脸上灿烂的笑容。

  “我从都格镇垭口村的土墙房搬出来,住的是景区里的小洋楼,再也不用担心下雨房屋会倒塌,水泥路直接修到了家门口,人背马驮的苦日子终于结束了。”望着坐落在黛山与花海之间的新房,不善言谈的刘华祥一下说了很多,眉开眼笑……

  2017年,六盘水坚持把脱贫攻坚作为头等大事和第一民生工程,通过开展各类脱贫攻坚行动,扎实推进大扶贫战略行动,经济社会发展持续向好,精准扶贫精准脱贫工作取得积极进展,全年预计可减少农村贫困人口13.5万人,贫困发生率下降到7.3%。

村民入股分红。王述慷 摄

有一种奉献,叫驻村 

全村399户、1671人,其中贫困户229户、962人,贫困发生率达56.79%。

  谁能想到,水城县以工业著称的亿元乡镇——阿戛镇的高中村是六盘水贫困发生率最高的深度贫困村。

  苏维,“80后”驻村干部,在高中村连续三年担任村第一书记。

  1月23日,一场院坝会在水城县阿戛镇高中村一个叫大岩洞的地方召开。

  “小苏,小问题你就不用问我们了,反正都是为我们好。”“苏书记,你怎么说就怎么办,反正我们相信你。”现场村民们你一言我一语,表达自己的想法。

  其实,两年前的苏维可没有这样的“好评”。

  2015年,六盘水市质监局办公室主任苏维成为一名驻村干部,到高中村任村第一书记。

  为了尽快了解村情民意,到高中村的第二天就召开群众会,可第一次群众会就给了他一个“下马威”:小喇叭喊了半天,稀稀拉拉来了几个人,坐着一言不发。

  “铁打的江山流水的兵,可能还是个‘打酱油’的。”有村民用苗语当着他的面数落。

  听得懂苗语的苏维,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个好“成绩”给百姓看看。

  村民杨文军,一贫如洗,床是几块木板,被窝里时常有耗子“光顾”。妻子离家出走,孩子成了“黑户”。不得已,杨文军只能外出打工,家中4个孩子饱一顿饿一顿。

  苏维在走访中了解到这一情况后,向派出所如实反映帮孩子上了户口,又帮他们申请办理了低保,发动身边同事和朋友捐款、捐物。

  短短一年时间,苏维走访了每家每户,帮助贫困群众解决的困难不计其数:

  村民熊家秀被儿媳遗弃,苏维协调整合各类资金为老人盖了两间砖房;重度残疾的苏帝全,孙子患了重病也只能悄悄抹眼泪,苏维用自己的车载着孩子去市医院看病就医……

  村主任胡家财最清楚:苏维到村后,把皮鞋换成了布鞋,又把布鞋换成了水鞋。

  为了修路,苏维一边向“娘家”市质监寻求支持,一边向县交通局申请通组公路项目。在“娘家”的努力下,争取到大连援助资金20万元,修通了鸡中顶至大岩洞的毛路。

  2017年5月,两年的驻村工作结束了,高中村也并入了电光村,但苏维主动向组织申请:“高中村还没有脱贫,我就不脱钩,我要继续留下驻村!”

  留下驻村的苏维深知,发展产业才是脱贫的根本之策。

  在苏维引导下,水城县牛得很农民种植养殖专业合作社正式成立。回想起合作社的创建,同为合作社成员的李忠全和杨正安感受颇深:“真不容易!”

  李忠全告诉记者:“小苏就是一个‘牛人’,一边学习一边写可行性报告,晚上还挨家挨户征求老百姓养牛的意见。没有资金,他出‘点子’;不会管理,亲自上阵’……”

  苏维说:“高中村是我的‘家’,这里的产业扶贫、易地扶贫搬迁硬仗‘硝烟未尽’,我愿意同我的兄弟姐妹们,一起用双手创造幸福的生活。”

  苏维,只是六盘水3178干部驻村帮扶的一个缩影。

  2017年来,六盘水领导干部从上到下,党政一把手挂帅,先后多次深入联系村蹲点调研,研究部署脱贫攻坚工作,深入基层实地踏查扶贫项目、到贫困群众家中慰问走访,破解了重点、难点问题80多个,形成了全力扶贫、全面扶贫、全要素扶贫的工作格局。

  同时,把最能打硬仗的干部派到攻坚一线,组建“3+N”众扶帮帮团,整合力量、开展集中帮扶,选派了3178多名市、县机关干部驻村帮扶,548名第一书记覆盖了全市所有贫困村和后进村,使基层组织成为引领群众脱贫致富的“主心骨”和“领路人”。

  建立了精准帮扶工作机制,组织3.5万名干部对所有贫困户实现结对帮扶全覆盖,因村因户因人落实帮扶责任;组建了20人队伍的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工作办公室,采取“四盯、四督、四报”的方式,围绕责任落实、政策落实和工作落实,着力开展督查督导和跟踪整改落实工作,作倒逼责任落实的轻骑兵、尖刀队,确保了各项工作的开展。

  驻村干部吃住在一线,工作在一线,是脱贫攻坚中的“尖刀班”。如何让他们“驻身驻心”?日前,六盘水给每一位驻村干部送上的越冬“四件套”——一个小药箱、一床电热毯、一台电暖桌和一本《习近平的七年知青岁月》,生活上关心、精神上鼓励,工作上保障,为驻村干部营造了脱贫攻坚当先锋、打头阵的良好工作氛围。同时,还出台了市县帮扶单位领导干部轮流驻村轮战决胜脱贫攻坚制度,首批383名领导干部全部驻点到位,改变了过去帮扶单位“一派了之”的状况,形成了“一人驻村、全单位帮扶”的局面,做到不脱贫、不脱钩、不下线。 

有一种创新,叫“三变”

冬日,走进盘州市淤泥乡嘿白村,云烟缭绕的大山深处透出阵阵寒意。而深度贫困村“脱帽”集结号,正在这个村庄吹响:以“三变”改革为引领的项目如火如荼。
  嘿白村是淤泥乡最边远的一个行政村。目前,该村被纳入全省2422个旅游扶贫系统村,也是六盘水162个深度贫困村之一,贫困发生率24.6%。
  “2016年以前,村里没有像样的通村公路,从村委会到乡政府,虽然只有19公里的路程,但至少要1个半小时的车程,有时遇到雨天不能通行,还要绕道经羊场乡、保基乡才能到乡政府。”村支部书记甘文凯说,村民出入极其不便,给生产生活带来了很大影响。
  2016年,通村公路硬化后,从村委会到乡政府,只需半个小时就能到,这条路也成了嘿白村的便民道路、产业道路,为提高群众经济收入带来了极大的方便。
  路修好了,该村以“三变”改革为引领,积极引导村集体和村民,用土地入股嘿白农民专业合作社,种植1337亩刺梨,涉及农户379户1159人,其中贫困户106户267人。
  “土地入股合作社种植刺梨,每亩土地每年除了保底分红500元外,基地产生效益后还有20%的收益分红。”村民张凤琴乐在基地务工,每天有60元的务工费。
   此外,该村还以合作社为平台,采取“三变”改革模式,整合土地,修建了集贸市场,规划门面25个、摊位60个,涉及农户25户,其中贫困户8户。
  “农户入股一亩土地修建集贸市场,就可免费获得40平方米的地基修建房屋和门面,集贸市场投入使用后,农户出租门面就可获得可观收入。”甘文凯说,由村集体负责集贸市场的管理,每年也可增加村集体收入2万元左右。
  贫困户杨民权用2.5亩土地入股集贸市场,获得100平方米宅基地,看着快要完工的三层楼房,他难掩内心的激动:“集贸市场投入使用后,光是出租门面我家就能脱贫。”
  “三变”改革工作的推进,让嘿白村老百姓尤其是贫困户的日子越过越红火。
  近年来,六盘水深入推进“三变”改革,不断丰富“三变+N”模式,完善利益联结机制,努力让更多贫困户通过“三变”改革脱贫增收。目前,全市共有50.14万户165.33万农民参与“三变”,其中12.2万户31.65万贫困人口已实现“三变”改革全覆盖。
  一方面,把精准选择产业项目作为“三变”改革的重中之重,采取“三变+特色农业”、“三变+乡村旅游”等12种模式和十二种股权形式,为农户增收提供市场主体和模式路径。目前,全市共有167.98万亩承包地、40.69万亩集体土地、14.31万亩集体林地、2.66万亩集体草地、4244.69万平方米水域水面、8.66万平方米房屋入股经营主体。
  另一方面,围绕发展山地特色农业和山地旅游业,坚持以股份合作为核心、以股权为纽带,采取“保底分红+收益分红”等方式,引导农民参与发展产业,成为“股份农民”,从资源资产中获得财产性收入,在“耕者有其田”的基础上,实现“耕者有其股”。
  同时,在不改变资金使用性质和用途的前提下,将各级财政投入到农村的生产发展类、扶贫开发类等资金,量化为村集体或农民持有的股金,投入各类经营主体,让群众获得稳定股份收益,目前已累计整合各类资金76.18亿元参与“三变”改革。
  此外,通过“企业+村集体+合作社+农户”的模式,大力推进农业产业化发展,深入实施“一村一社”工程,做大做强“三变”经营主体。目前,全市共培育省级龙头企业59家、市级龙头企业151家、农民专业合作社1367个、家庭农场83户、专业大户1000余户。
  建立风险防控机制,市、县财政各投入500万元资金,用于猕猴桃、刺梨等“三变”改革特色农业保险,撬动商业保险进入农业领域,最大限度减少农民因灾损失。通过“三变”改革,实现贫困群众保底分红、收益分红、务工收入“三重”收益,已有38.36万农户实现入股分红,分红金额达5.95亿元,户均分红1550元,其中贫困农户户均分红1700元。
  经过不断探索实践,“三变”改革取得了积极成效,进一步激活了农村自然资源、存量资产、人力资本,促进了农业生产增效、农民生活增收、农村生态增值。
  2016年六盘水市获批省级“三变”改革试验区,写入《贵州省大扶贫条例》,“三变”改革荣获“2016中国三农十大创新榜样”;2017年写入了中央一号文件,在全省88个县区(市)全面推进,2017年9月,六盘水被批准为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

陡箐易地扶贫搬迁。孙大方 摄 

有一种生活,叫幸福

脱贫攻坚的目的在于“拔穷根”,但在实施精准扶贫的过程中,不乏一些人还抱着躺在“贫困户”政策温床上,继续过着安稳日子的想法。
  但是,家住钟山区大河镇大地村的村民彭兴莲却不这么看。她认为,发展致富最终还得靠自己的努力,仅靠政府扶持,一辈子都不能拔掉“贫根”。
  日前,彭兴莲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道出了她的心里话,她说:“现在有了稳定收入,也脱贫了,我不想继续贴着‘贫困户’标签,吃一辈子扶贫饭。我们要在党和国家有关政策的指引下,真正找到属于自己的致富路子,把日子一步一步地过得富裕起来。”
  在大河镇还没有开发旅游的那些年,大地村日子确实过得很是辛苦。彭兴莲一家四口的经济来源仅靠周边打临工或在家里种玉米。“前些年,每当下雨时,屋外下大雨,屋内下小雨。”在彭兴莲的脑海里,她还对过去的生活影子挥之不去。
  在没有搬迁到现在的凉都休闲农庄前,彭兴莲家还是一栋老瓦房,室内外不但没有装修,连卫生间和厨房都没有,洗澡都成问题。出门便是泥泞土路,这给当地村民们在生产生活上带来极大的不便。“那时,我家没有固定收入,土里只有老包谷。政府在通过核定后,把我家评定为建档立卡贫困户进行帮扶。”彭兴莲说。
  当地政府启动了旅游发展项目,助推当地的脱贫攻坚,彭兴莲和村民们的日子才渐渐有了起色。近年来,大河镇因势利导,引导辖区内七个村顺应经济形势发展农业+旅游,彻底改变了纯工业乡镇的发展格局,使大河镇原本贫瘠的山坡和平地,变成了凉都后花园。
  在大河镇启动大河堡景区建设之初,彭兴莲和部分村民一样,对“旅游促脱贫”或多或少不抱希望,甚至内心还有顾虑。
  “当初政府建议我从大河镇大地村五组搬到位于休闲农庄时,我还抱着‘先搬过去试一试’的心态。现在大河镇变化越来越大,入驻大河堡景区的企业和项目越来越多,我早已打消了当初的顾虑。现在,我们还要积极参与到大河堡旅游的发展中来。”彭兴莲说。
  随着旅游项目的不断推进,彭兴莲也参与到项目中,她们家的经济条件也开始逐步好转。彭兴莲向记者算了一笔收入账:“我现在家门口务工,每月的工资2000元左右,一年下来有24000元的稳定收入。我们家又流转了3亩多土地,每年每亩分红720元,一年下来也有2400元的收入。再加上我们又用特惠贷入股,今年的分红共计是25000元。所以,今年我们家的收入就可以达到51400元。我丈夫在外打零工还能挣到一些!”
  在旅游产业的发展带动下,彭兴莲搬进了新家,有了稳定的收入,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现在不一样了,出门便是一道道亮丽风景线,我终于可以穿戴整洁地走在不沾一点泥尘的路上去上下班了。”彭兴莲说:“你看,现在来大河堡景区旅游的人越来越多了,这对大河的发展带来了可观的收入,也让我们享受到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我对未来的发展很有信心。我觉得政府当初让我们搬住到这里来是非常正确的。”
  对于脱贫攻坚来说,产业是根基,是脱贫的“脊梁”。
  2017年,六盘水突出产业扶贫、基础设施、易扶搬迁、政策保障“四场硬战”,全面提升扶贫综合成效,着力夯实摆脱贫困的基础条件,取得了良好成绩。
  产业扶贫方面,六盘水大力实施“3155”工程,打造了1个国家现代农业产业园、31个省级农业产业扶贫园区、850多个产业平台,累计实施猕猴桃、刺梨、核桃等“八大特色”产业320.75万亩,建成百里刺梨产业带、百里猕猴桃产业带、万吨冷库等全产业链,累计覆盖农村人口137.18万人,其中带动贫困户19.3万人增收。
  组组通建设方面,2017年省下达我市组组通公路建设项目1091条2793公里,六盘水自我加压,实际开工建设通组公路3477.9公里,着力改善贫困地区生产生活条件。
  易地扶贫搬迁方面,全市2016年实施的44个安置点全部竣工,6333户25274人全部搬迁入住。2017年计划搬迁11046户42032人,16个安置点房屋主体工程基本完工。
  教育扶贫方面,大力实施精准扶贫教育资助,全年发放资助金7943万元,资助学生27274人,投入2.25亿元实施农村学前儿童和义务教育学生营养餐改善计划全覆盖。
  医疗扶贫方面,探索成立医疗联合体、建立了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医疗扶助配套衔接的四重医疗保障制度、探索开展农村贫困人口先诊疗后付费制度,解决贫困患者有病不看、有病不医的后顾之忧。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