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央政府网站 | 贵州省政府网站 实时天气: 设为首页 | 收藏此页
首页 » 要闻 » 今日凉都

农民“变身” 荷包变鼓 ——六盘水力推全国农村改革试验区建设的生动实践综述②

日期:2018-10-11 08:58 字号: [ ] 视力保护色:


10+N村寨提级改造之大桥村。 

板照村村民正在水产养殖基地捞螃蟹。  

农户分红笑开颜。  

啊啷村村民在蔬菜基地务工。  

村民们正在合作社的刺梨加工厂里工作。  

农户在基地翻晾辣椒。  

大河镇“三变”+旅游打造美丽凉都花海。 


□本报记者 宋建英 惠泽梦

盘州市普田乡啊榔村村民谭白鲜,以前由于没有文化,出去打工很难找到活干,只能在家种地、喂猪,一年辛辛苦苦也只挣三四千块钱。

2016年4月,普田乡采取“农民专业合作社+公司+基地+农户”的“三变”模式,引进盘县康盛祥农业有限公司,投资750万元在啊榔村打造513亩生态蔬菜种植基地。谭白鲜家的5亩地入了股,每年有4000元的保底分红,加之她在基地打工平均每天近100元的收入,一年挣20000块钱不成问题。

“三变”改革,让很多和谭白鲜一样的农民从土地上解放出来,变身成为“股东”,进而改变贫困的生活状态,实现脱贫致富。

近年来,六盘水始终把精准脱贫作为“三变”改革的初心,聚焦脱贫攻坚,着力把“三变”改革打造成为农民增收致富的“黄金腰带”。2013年,六盘水贫困发生率为23.3%;2017年底,贫困发生率降至7.34%,低于全省平均水平。

推进“资源、资产、资金”入股,着力打造“股份农民”——

2014年以来,趁着“三变”改革的东风,钟山区大河镇积极探索创新,通过清产核资“定家底”,清理人口“定成员”,规范程序“定股权”,由各村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将村集体经营性资产以股份形式量化到集体成员,同时围绕产业发展需要,引导农户以土地、资金、劳动力等入股集体经济股份合作社,让沉睡的资源活起来,让农民变成“股东”,享受“三变”改革带来的红利。

2017年9月,大河镇泰盛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成立,由全镇7个村全额控股,其中两个村分别控股15%,5个村分别控股14%。各村控股的股份中,包含本村集体经济组织成员每人200元自愿出资的代持股,全镇27148名村民共出资542.96万元,成为集团的原始股东,每年享受股份分红。同时,该镇还创新“勤劳致富股”,每季度对每个股东的勤劳致富、乡风文明、尊老爱幼等方面进行打分评比,积分高的可分到绩效金、日常用品等以兹鼓励。

同年年底,该镇在全市首个实现全民入股。

大河镇的“三变”改革路,是我市推行“三变”改革的一个缩影。

据了解,“三变”改革以来,我市采取“十二种三变模式”和 “十二种股权形式”,推动资源活化入股、资产量化入股、资金整合入股、产权流动入股,形成“无物不股、无奇不股、无事不股、无资不股、无人不股”的生动局面。目前,全市已有190.48万亩承包地、40.8万亩集体土地、14.31万亩集体林地、4244.69万平方米水域水面入股经营主体,有89.71亿元各类资金参与“三变”改革。全市52.69万户农户入股经营主体成为股东,入股受益农民达172.74万人。

采取“保底收益+务工收益+分红收益”的利益联结机制,着力提高农民财产性收入——

改革的目的是提效,“三变”改革也不例外。农民如何在“三变”改革中获得持续性的收入,实现增收致富的目标,是事关“三变”改革成败的关键。

在我市“三变”改革实践中,农民获得的收入主要分为三个部分:项目产生收益前,入股农户的每亩土地每年可获300至800元保底分红;项目建设中,农户可到基地务工,每天工资80至100元;项目产生效益后,农户根据约定股比获得收益分红。


通过“三变”改革,农户利益与项目发展得到有效联接,农户不仅有持续稳定的保底收入,还有浮动性创收和长远性的增收等“三重收益”。

六枝特区落别乡板照村村民王芳贤,将家里的4亩地入股到水产养殖基地。除每年可得3200元的保底分红外,他还在公司上班,每月有固定工资2000元。待基地产生效益后,他还能按照协议获得收益分红。收入多了,日子好起来了,王芳贤家从吃不饱饭变成了餐餐有肉的人家。

水城县米箩镇倮么村63岁的村民王世琼,家里的3亩多田全部入股到半方塘·番茄谷,每年保底分红2000多元,两老口在基地打工每月收入3000多元,生活完全不用子女操心。

……

截至2017年底,全市有39.75万户入股农户实现了“三重收益”,户均增收2047元,贫困户户均增收2331元。

实行合同书、股权证、分红单“三个到户”的监督管理,着力保护农民权益——

今年以来,盘州市持续压紧压实乡镇和村支“两委”对合作社的监督责任,监督合作社落实好产业管护任务,及时足额兑现保底分成和管护费用,因地制宜开展多元经营,壮大合作社实力。同时,深入开展“三个到户”回头看工作,进一步规范合同书、股权证、分红单的管理,并结合“一周一督查”工作,对落实不到位的村社进行督查整改,进一步保障农户入股分红。

据介绍,对合同书、股权证、分红单“三个到户”进行监督管理,是我市保护农民权益的一大举措。

为让农民能真正享受到“三变”改革带来的实惠,我市组建“三变”法庭、检察室、律师团队等,对“三变”改革合同规范、股权设置等开展服务指导,全面推进入股农户“三个到户”全覆盖,把股权是否明晰、分红是否兑现、利益机制是否合理等作为监管的重中之重。市级财政每年预算安排农业保险保费补贴500万元和“三变”改革风险补偿金500万元,撬动商业保险进入“三变”产业。

我市还组建93个乡镇民生监督组、配齐1066名村居纪检员、选聘12054名民生义务监督员,强化民生监督,切实防范改革风险。

随着我市“三变”改革的不断升级,将有越来越多的农民在改革发展中获得实惠、摘掉贫帽,实现增收致富奔小康。

“三变”改革路上的那些小故事——

板照村:三笔收入富乡民

2016年以前,六枝特区落别乡板照村村民王芳田还是靠天吃饭的贫困户,每年辛辛苦苦收个上万斤稻谷,变成大米也只能卖万把块钱,刨去肥料等成本后,净收入十分有限。

2016年8月,六枝特区强农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来到板照村,按照“水产养殖基地、‘三变改革示范基地和农游一体化示范基地’”的标准,投资建设了六枝特区瀑布源循环生态农业项目。

项目采取“三变”模式,引导农户将土地入股基地建设,基地产生效益前,按照每年每亩800元的标准实行保底分红;产生收益后,农户还可获得亩产净利润5%的收益分红。同时,农户还可到基地务工获取劳务收益。

虽然目前基地还没有实现收益分红,但其中两笔收入的进账,就让王芳田的生活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如今家里的5.6亩田地拿出去搞养殖,每年有近4500元的保底分红,而且我长期在基地务工,今年工资涨到了每月2000元,活还比种水稻时轻松。”王芳田说。

一年下来,王芳田一家有将近3万元钱的收入,日子不再捉襟见肘。“想吃肉随时去街上买,亲朋好友摆喜宴也能送礼,而且等基地产生利润了,我们家还能分红,很知足了!”他说。

基地负责人王华告诉记者,基地规划面积1000亩,其中养殖大闸蟹280亩、小龙虾450亩,目前已建成450亩,其中大闸蟹50亩、小龙虾400亩,年产大闸蟹6000斤、小龙虾4.5万斤,可实现年产值160万元。基地全部投产后,将实现年上市大闸蟹、小龙虾17万斤,年产值660万元。“目前基地能够提供长期务工岗位5个,季节性务工年均1500人次,带动400户贫困户1609人增收。仅2017年,基地就累计发放劳务费约20万元。”王华说。

“现在基地的生意很好,每天都有人来买大闸蟹和小龙虾,随着基地的发展,不久我们就能得到收益分红,收入也会大幅增加。”王芳田对未来充满信心。

周家寨村:村民入股得实惠

曾经,钟山区大河镇周家寨村的村民李江是一个靠打工还债、务农为生的贫困户。而今,他有多份收入,住上舒适大房子,电视、电脑、摄像机一应俱全,还装了网络宽带。

李江生活发生的巨变,得益于“三变”改革。2014年,他将3亩多地入股合作社种花卉,每年有2200元的保底分红。同时,一家四口享有大河镇泰盛集团每人200元的原始股,每年可获取原始股分红收益。李江还在村委会担任“知识青年”,每月有3000余元的收入,其妻偶尔到基地打工,一年也有几千元的收入。不仅如此,勤劳的李江夫妇还是“美好生活股”的“股东”,每季度凭着高评分还能分到米油等物资……

在周家寨村,像李江一样的村民越来越多,他们通过“转产权、当股东、分红利”,正在一步步摆脱贫困。

“2014年,全村贫困人口还有231户1109人,现在只有20户63人了。”周家寨村党支部书记陈熹说,在“三变”改革中,全村8000亩土地入股到合作社发展产业,村民们根据土地多少每年能享有土地保底分红,同时可在合作社务工,每天可获得70元的收入。

“为了推进‘三变’改革,村级合作社与村民签订协议,承诺在每年年初付给村民土地保底分红。同时,村委会与公司、合作社签订了分红责任书,保障公司、合作社能够按时按额兑现分红。”陈熹告诉记者,目前,周家寨村已实现全民入股,全村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从2014年的5100元增加到现在的11800元,村民真正享受到“三变”改革带来的实惠。

“以前我家只有2亩多土地入股,今年我将剩下的8亩都入股了,加起来每年可得到5000多元的保底分红。”周家寨村一组村民李长富说。从土地里“脱身”后,他腾出精力来打工,妻子则在家照顾孩子,闲时还会到合作社务工赚点生活费。

“今年我又将家里的6亩地入股合作社,从2019年起,每年可再得到3000元的保底分红,日子只会越来越好。”李江说,随着村里发展越来越好,他想借好政策自主创业,带动更多的人致富。

纳骂村:小小刺梨变“金果”

9月28日,记者走进六枝特区落别乡纳骂村的刺梨加工基地,十几个工人正忙着给成形的刺梨干除籽、包装。今年纳骂村丰收的刺梨都聚集到了这里,经过加工变成刺梨干,之后进入六枝特区各大超市。

2014年1月,在落别乡党委政府及纳骂村支“两委”的大力支持下,六枝特区圆梦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并种植刺梨3200余亩,覆盖全村农户547户。

为了激发村民的内生动力,每个村民组以组长为法人代表申办了8个刺梨种植微型企业,帮助群众统一种植管理。刺梨种植前三年未挂果期间,由合作社统一进行管护,村民参与管护可获得务工费。

2016年,刺梨交由农户自行管理,合作社与农户签约实行最低保护价统一回购,刺梨基地见效后微企占股7%,村集体合作社占股3%作为村集体积累,农户占股90%。同时,纳骂村争取扶贫资金30万元建设了刺梨半成品加工厂,在提升刺梨市场价值的同时,还解决了部分贫困户的就业。

2017年,该村集体合作社又与六枝特区民生公司(国有平台公司)合作创建了食品有限公司,开发了刺梨干、刺梨发酵饮料等产品。

同年,刺梨初步挂果,村集体合作社向农户收购刺梨鲜果15万公斤,共加工刺梨干3万公斤,产值达210余万元。初见成效后,201家入股农户共分红60万元,农户分红最高达到1.8万元。

纳骂村贫困户李玉平告诉记者,种玉米的时候,一家最多有五六千元的年收入,由于妻子没有劳动能力,全靠他一人养家,一年到头忙下来也只能勉强糊口。如今,只要管护好刺梨,每年都有1万多元的分红,他还当护林员获得一定收入。“2017年,我家9.7亩刺梨收了9000多斤,分到了14000元。今年收了8000多斤,预计收入也能上万。”他喜滋滋地说。

“只要刺梨管护得好,收成越好,得到的分红就越多,老百姓积极性高涨。”李清茂说,等基地产生利润以后,将按6∶3∶1的分配方式进行分红,其中,贫困户占60%、合作社占30%、村集体占10%。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