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 » 六盘水英烈
张新才(1918—1946)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1946 年 10 月 12 日傍晚。秋风瑟瑟、黄叶飘飞。清水河上连接宣威、盘县的格槎桥附近,已是行人稀少。这时只见一个带枪的便衣押着一位当地庄稼汉模样的壮年人向盘县方向匆匆地向桥上走来。正当壮年人迈着镇定的步子踏上格槎桥时,身后突然响起了两下沉闷的枪声,他猛地一震,随即倒在血泊中。鲜红的血注入桥下,染红了清亮的河水……

这位被杀害的壮年人就是我地下党派往盘北一带开展革命活动的共产党员张新才。

张新才,又名维广。1918 年出生于云南省宣威县宝山乡的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少年时曾在宝山完小读书,毕业后因家境贫困无力升学,便回家务农为主。这期间,他与进步青年柴爱国等结为好友。不久,张新才为仇家所逼, 被迫离开宝山,到宣威安多乐上门招亲,但一直还与柴爱国等保持着联系。

1935 年 4 月,中国工农红军九军团长征经过宣威,在柴爱国的组织带领下。张新才和一批热血青年一起前往宣威去参加红军,因途中受到反动军队的阻击未能与红军联系上,他们只好返回宝山活动。1936 年,张新才参加了由柴爱国等人组织发起的进步青年组织——“培智社”,初步地接触、学习了马列主义和其他一些进步书刊,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1940 年秋,张新才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42 年转为正式党员。

入了党的张新才更加自觉积极地投身于革命事业。当时从事地下活动环境十分艰险复杂,他就是凭着对党的信念和自己的机智,经常咬着牙,饿着肚子出色地完成了组织交给的任务。

40 年代初,由于宣威光山一带的农民武装内部发生了一些纷争,需要加强领导。党组织决定派张新才赴光山地区协助工作。光山农民武装的主体是柴爱国等于 1934 年 4 月组织暴动后上山坚持斗争的,国民党当局曾派兵进剿多次,均被击溃。致使反动政府在这一地区难以征兵、征粮、征款,故此这一带被划为“匪区”。后因一些被逼上梁山的绿林武装和几股当地土匪也相继渗入该区,拥兵自重, 各行其是,情況十分复杂。张新才到光山后,本着必须坚决领导好暴动队伍坚持斗争,为党保存一支武装力量的原则,按党组织的要求,认真协助光山暴动武装负责人陆维邦等人的工作,较好地处理了这里各路人马间的复杂关系, 使这支农民暴动武装得以保存和发展,为后来党在光山地区开展武装斗争打下了良好基础。

抗日战争胜利后,蒋介石继续坚持反共反人民的立场, 积极准备发动内战。为此,我地下党云南省工委发出指示: “要在滇黔边界组织反蒋武装,建立革命根据地。”这时, 张新才在光山地区协助陆维邦他们已工作多年,已具有较丰富的组织开展武装斗争的实践经验。于是,组织上决定调派他赴盘县北部山区开辟工作。

1945 年底,张新才以扛活帮工为名到了盘县土城一带。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查研究,他认为,尽管这一带党的工作开展较晚,但这里广大的贫苦群众早已不堪忍受当地匪霸和反动政府剥削压榨,群众基础较好;且土城地处两省边界, 较为偏僻,具有开展武装斗争的天然条件。1946 年初,张新才返回宣威,把调查的情况和自己的想法向党组织作了汇报。组织上同意他的看法,并要他立即返盘,马上开展工作。几后天,土城大田头村那个敢与当地大恶霸黄金美分庭抗礼的黄竹青——“小黄六”家中就悄然住进一个干练的帮工,他就是张新才。

张新才为什么要选黄竹青家作为落脚点呢?原来,在前一段的调查摸底过程中,张新才了解到黄竹青是土城乃至盘北一带的一个很有影响的人物,他愤于大恶霸黄金美横行霸道,鱼肉乡里,便搞了几十条枪,团结了一批群众跟黄金美公开对抗,很得人心。张新才就是准备要借助黄竹青的声望开展工作,同时把黄竹青及其武装引上革命道路。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他们之间彼此都加深了了解,黄竹青逐渐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不同寻常的“帮工”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便把张新才当作可以信赖的朋友对待。张新才则借他们常在一起摆谈的机会向黄竹青介绍抗战胜利后国内的形势和共产党的主张,以及云南地下党组织的活动情况,指出土城的黄金美等之所以如此横行不法,主要是有腐败反动的国民党政权给他撑腰,因此,要想彻底扫除恶势力,就必须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听到这些新鲜的革命道理,黄竹青深表赞同,很受鼓舞,开始萌发了跟着共产党干革命的决心。张新才见时机成熟,便向黄透露了自己的真实身份和到土城的目的。为表示诚意和决心, 又很快地把家迁到土城,黄竹青也给张新才推荐,介绍了赵映帮、滕新铭等当地进步青年。就这样,张、黄携手, 以大田头村为中心的盘北山区农民革命武装的组建活动顺利展开,队伍很快发展到了 40 多人,为以后的土城暴动和盘北游击大队的建立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多年的对敌斗争实践,把年轻、文弱的张新才磨炼成为一个临危不惧的战士。1946 年 6 月,他秘密返回宣威的孔家梁子小街上与柴爱国接头,向柴汇报在盘县开展工作的情况并接受指示。这时,柴爱国已被国民党当局通辑。他刚进街,就被当地三青团干徐广大盯住。正当张新才、柴爱国接上头开始交谈之际,徐广大带着几个武装便衣突然闯入,要把柴爱国抓走。面对凶残狡诈的敌人,张新才镇静如常,趁徐广大接近柴爱国的时候,他一跃而起,掌中雪亮的匕首直指特务咽喉:“徐广大你要怎么样。放规矩点吧!”街上的群众也闻讯赶来,几十条扁担、帽耳斗把特务团团围住,徐广大被吓得连连发抖,一步步往后退, 连声说:“误会、误会。”带上喽啰灰溜溜地走了。张新才他们迅速转移到了安全地带。汇报完工作,他立马又赶回土城。

张新才的活动及盘北秘密革命武装的发展引起了反动当局的注意。1946 年 10 月 12 日,他在从土城去坪地途中被特务跟踪逮捕,当日即在格槎桥上壮烈牺牲。

烈士的鲜血没有白流,敌人的凶残不会吓倒真正的革命者,张新才牺牲后不久,我地下党员周金才等奉党的派遣赴盘北与黄竹青接上了关系,他们携手并肩,继续进行着张新才未完的事业。1948 年 10 月 22 日,土城狗场终于响起了武装暴动的枪声。暴动武装被编为云南人民讨蒋自救军永焜支队盘北游击大队。在党的领导下,这支队伍转战滇黔边界,多次重创国民党地方反动政权。盘县解放初期,他们又配合解放军剿灭盘北匪患,为盘县人民的解放事业作出了贡献。张新才烈士英灵有知,定会含笑九泉。

(执笔:李 云 何发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智能问答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