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 » 六盘水英烈
李羊桥(1927—1949)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李羊桥,又名李立乾、李立富、李正平。1927 年农历六月初六出生于贵州省六枝特区(郎岱县)中寨区四方井乡费戛村的一个彝族劳动人民家庭。父亲李桥贵,母亲杜八英,都是佃农,长年帮人做活来维持家计。

羊桥姐妹九人,他是家里的老幺,当他七、八岁时, 父母相继去世,成人的姐姐都已远嫁他乡,只剩下幺姐李兴琴与他作伴。孤苦无依的姐弟俩就这样一起相依为命, 过着贫困的日子。幺姐成人后,嫁到中寨高坡汪家,年幼无靠的李羊桥也就随着姐姐一起到了高坡,继续同李兴琴家一起生活。

李羊桥的青少年时期,目睹国民党统治者对边远地区少数民族极端歧视,肆意掠夺和杀戳,激起他对国民党统治者的无比仇恨。虽然家境贫寒,无钱读书,但他心里明白, 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1947 年,安乐乡卡细村的李兴隆来到高坡把李羊桥喊去帮忙搞草纸。李兴隆是羊桥的本家,又是远方亲戚,羊桥的二叔就在卡细居住,羊桥的幺姐李兴琴在当姑娘时就曾在卡细居住生活了两年。羊桥来时,二叔已经去世。李兴隆有兄弟六人,有一个姐姐,他自己排行第六。青少年时代经常同别人到落别、云盘和关岭县的沙营、岗乌、永宁等地做生意,见了不少世面。他家因为弟兄多,又是佃户,所以抓兵、派粮、派款年年都有他家的份。李兴隆不堪忍受这种压追,就拿起枪杆子,号召自家兄弟和本族兄弟,以搞草纸为经济来源,购买一些枪支弹药,组成了10 多人的武装,公开抗兵、抗粮、抗款。李兴隆因在外面跑过,懂的也比较多,说话也很有威信,所以大家都推他为“大哥”。连国民党安乐乡的反动势力也惧怕他们三分。李兴隆了解到李羊桥为人忠厚正直,名义上让他去帮忙做草纸生意,实际上是要他参加自己的武装,李羊桥同李兴隆吃住在一起,与李兴明(李兴隆的堂弟)一道成了李兴隆的左右手,专门负责给他背枪,和做联络工作,参与打富济贫的活动。因羊桥聪明,办事很干练,大家都非常喜欢他。1948 年,21 岁的李羊桥经人帮忙在卡细结婚成了家。

1948 年底,地下党王舍人(郎岱城人)受贵州地下党组织的派遣,回郎岱发展农村革命武装。王舍人通过梭大李灿成、李凤友,与李兴隆取得联系。经过多次商酌和密谈。卡细农民武装接受了共产党的领导。这时,李兴隆部属已有 40 余人,多数是彝族,后来成为郎岱“三·三”暴动的主力之一。

1949 年2 月28 日,李兴隆在长岭岗开会接受任务回来,向大家讲了要参加郎岱 3 月 3 日武装暴动的事,要大家作好准备。李羊桥听了后很高兴,并不屑地说:“县政府算哪样,老子一脚就要踢翻它的大堂!”3 月 2 日,李兴隆派他和李兴明两人前去通知和接应关岭沙营的刘凤山、易德安部,羊桥像脱了弓的箭一样,与李兴明即向有 100 华里的沙营飞奔而去。到了沙营,见刘凤山已经集合好队伍待命,说明情况后,与刘凤山部迅速赶回。暴动武装到达郎岱东山背后羊猫冲集中,临时编为三个中队,安乐、关岭武装为第 1 中队,由李兴隆、刘凤山负责,任务是攻打县政府和保警队。

3 月 3 日拂晓,天空是黑沉沉的,花德河陈永昶部将六架楼梯接成三架云梯,悄悄从郎岱北门朱家包城墙低处搭上,陈永昶、李兴隆率先登上城墙入城。陈永昶用板斧砍开北门的锁,大部队从北门悄然挺进。李兴隆部冲向县政府,李羊桥一马当先,第一个冲到县政府县长钱文蔚的住宿地点碉楼下,一个惊惊慌慌的保警兵正把枪口对准他, 他猛冲上前夺枪,左手心被打穿。他忍着伤痛,飞起一脚把这个保警兵踢翻倒地,夺过步枪一枪结束了这个保警兵, 原来这就是县长钱文蔚的卫兵贺文智。

钱文蔚从梦中惊醒后,听到外面的喊杀声、枪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慌忙套上一件衣服,从碉楼上溜下来,正遇着李羊桥,吓得颤抖。李羊桥问:“钱文蔚住在哪里?” 老奸巨滑的钱又尉,知来者不认识自己,急指向调楼说: “刚……上碉楼去了。”乘机溜脱。

战斗进行到了中午,敌人从惊恐中回过神来,开始了凶恶的反扑,保警队占领了制高点,机枪疯狂地向县政府周围扫射,进攻县政府的游击队员几进几出伤亡较大。暴动负责人见敌众我寡,力量悬殊,便指挥队伍撤出了县城。李羊桥随队撤出城后,回到安乐卡细,考虑到敌人一定会跟踪搜捕,为免连累群众,于是转到小磨卜(地名)苗寨洞中医治枪伤。

3 月 10 日,安乐乡乡长杨栖华与清乡大队长龙茂南发现了李羊桥的藏身处,就带人将李羊桥抓住,送交县长钱文蔚。

审讯中,敌人对李羊桥施以酷刑。刽子手张操手持杀猪刀,抹上盐巴,戳一刀,问一声,直戳了十多刀。羊桥面对敌人的残暴、凶恶,坚贞不屈,没有呻吟一声。只是高声怒骂反动县长钱文蔚,还说:“如果我捉到你们也是一样,今天我落到在你们手里,随你们的便!”。县长钱文蔚在审讯中想得到的,什么也没有得到。反而被李羊桥骂得狗血淋头,他又怒又怕,便于 3 月 14 日午后,命令走狗用一根独杠抬着羊桥去东山脚“大杀”, 活祭被羊桥打死的卫兵贺文智。赴刑场途中,他强忍着浑身伤痛,高唱着彝族山歌,大骂钱文蔚和国民党反动派。围观群众无不痛心掉泪。就这样,一个未满 22 岁的游击队战士倒下了,但他的英雄事迹,至今还在六枝人民群众中广为传颂。

(执笔:伍天星 李荣平)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智能问答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