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 » 六盘水英烈
王洪庆(1913—1950)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1950 年 5 月 27 日黄昏,六枝——岩脚之间的马头田, 腥风扑面,残阳如血。

大屯、小屯失陷被俘的我六枝区人民政府的几名干部, 正被一帮如狼似虎的匪兵绑上木桩,他们的 10 个指头和头顶上缠满了浇上菜油的棉花。他们十分清楚,嗜血成性的匪徒是在用灭绝人性的“点天灯”毒刑迫使他们屈服。可是,当凶恶的火焰无情地吞噬着这些革命战士的肉体之际,匪徒们听到的只是一片愤怒的叫骂声,没有一个人乞求苟活。其中一位操着山东口音的铮铮汉子,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还大骂敌人不止。他,就是我郎岱县六枝区人民政府区长、共产党员王洪庆同志。

王洪庆,山东人,1913 年出生于一个贫苦农民家庭, 早年参加革命,曾任我人民解放军第五兵团补充师 2 团 5 连连长、党支部委员等职。1949 年 7 月,王洪庆随军挺进大西南,被编进我解放军西进支队。西进途中,王洪庆吃苦耐劳,关心同志,经常帮助体弱有病的同志背行李、扛枪支。每到宿营地,总是带头给房东担水扫地,并热情地向当地群众宣传、解释我党我军的方针政策,亲自检查部队群众纪律的执行情况,处处体现了一个革命老战士的崇高风范,深得战友和群众的好评。

1950 年 1 月 14 日,贵州郎岱和平解放。王洪庆随陈洪涛等军政负责同志首批进入郎岱城,参与接管郎岱,建立人民政权的工作。15 日,郎岱县人民政府成立,全县共划为四个中心区,王洪庆被任命为第六区(即六枝区)副区长,不久即为区长。

1950 年 2、3 月间,当初迫于我军威势而伪装起义的国民党反动军官罗湘培、李成举等,趁我主力入滇追歼残敌之机,勾结反动政客、地方豪霸陈应儒、肖相奎匪部在郎岱岩脚、落别一带公然叛乱。他们抢劫民财,强奸妇女, 袭击我新生政权,残杀我军代表、地方干部和积极分子, 气焰十分嚣张。迫于匪患,我岩脚、落别等区政府机关曾一度撤离,以暂避敌锋。由于六枝北控岩脚,南据郎岱, 地处要冲,县里曾指示不可轻易放弃,故虽四面受敌,王洪庆等区委的领导同志和工作人员,区武工队战士还是一直坚守岗位,巍然不动。

1950 年 5 月下旬,郎岱各路匪乱在我安顺军分区、郎岱县大队的合击下,相继受到重创。但由于匪众熟悉地形, 行踪诡秘,一时还难以聚歼。5 月 25 日晚,我郎岱驻军、县大队主力与镇宁驻军配合行动,合击盘踞在多林洞的陈应儒、肖相奎匪部。在岩脚一带流窜的李成举匪部 200 余人,便趁虚于 26 日夜攻袭我六枝区人民政府。

情况万分危急!

当时区机关的全部人员不过 30 余人,且没有重武器。面对数倍于我的悍匪,区委、区政府的负责同志当即定出应敌之策,决定趁匪部还没有完成全面包围,派出一位同志赶往郎岱请求县里火速增援,同时兵分两路,由王洪庆率一部分同志坚守区公所,其余同志则随区委书记撤到附近的小屯相机策应,以牵制分散敌人兵力。

5 月 27 日晨,枪声四起,匪兵向区政府驻地轮番发起多次冲锋,我方火力不足,难以压住敌人攻势。王洪庆被迫率队撤上街后大屯。大屯地势奇峭,号称“南极星辉”, 我区政府干部和区武工队的战士们依托屯上的岩石、大树, 凭险据守,击退了敌人的多次进攻。战斗中,派去县里求援的同志赶回来报告,说县里主力已出发去攻多林洞,要王洪庆等固守待援,待攻克多林洞,才可能回师六枝解围。

情况如此,只能拼了!

屯脚的匪兵嚎叫着,愈攻愈猛。王洪庆不顾弹雨横飞, 指挥战士们与敌展开激烈的拉锯战,几道护屯的榨子门被冲开、又被关上,再冲开、再关上……战斗进行得十分激烈。时近中午,我守屯战士几乎弹尽粮绝,王洪庆也多处负伤。匪首李成举见久攻不克,又怕我主力赶来内外夹击。恼怒之下,打出王牌,调来迫击炮,猛轰屯顶,匪徒们趁势攻上大屯。王洪庆眼看阵地不守,便把最后一颗仇恨的子弹射向敌群,自己纵身跳下悬崖。当他从昏迷中苏醒过来时,发现早已落入魔掌。

大屯失陷,被困在小屯上的同志们还在继续战斗着。李成举见抓到了共产党的区长,便心生毒计,威逼王洪庆到小屯叫关。在生与死的十字路口,王洪庆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后者。面对敌人的屠刀,他无所畏惧,怒斥匪徒,直至惨遭酷刑,壮烈牺牲。

为了保卫新生的人民政权,一位久经战阵的老战士——王洪庆同志把生命的最后一滴血流在了六盘水的土地上,他那视死如归、奋勇献身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和共产党人的气节将与乌蒙同在,永励后人!

(执笔:何发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智能问答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