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 » 六盘水英烈
汪克锷(1928—1950)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1950 年 3 月 30 日,汪克锷在郎岱北部的岩脚镇被叛匪抓捕。敌人见他年轻,便想用酷刑首先从他身上打开缺口。

“说!你们的区委撤到哪里去了?仓库里的东西藏在什么地方?”

敌人想要的情况他当然知道。因为他参加了区委临撤走前举行的紧急会议,又是区财粮助理员兼仓库主任。

“我都知道,但就是不告诉你们!”汪克锷回答得斩钉截铁。

皮鞭呼啸着,汪克鳄几度死去活来,但敌人仍旧一无所获。恼羞成怒的匪徒使出毒招,命令匪兵把他的双手绑在木桩上,在十指上缠棉花、浇油。

“说不说?!不说就让你尝尝“点天灯”的味道。” 回答仍是一阵怒骂。兽性大发的匪徒点燃了指头上的棉花,烈焰像毒蛇般无情地吞噬着汪克锷连心的骨肉…… 年轻的汪克锷倒下了,这年,他才22 岁,参加革命仅8 个月。

1949 年 10 月,穿上解放军军装才 3 个月的汪克锷在江西上饶告别了他家中唯一的亲人——白发苍苍的老母亲, 随二野五兵团西进支队踏上了解放大西南的征途。1950 年1 月 14 日,接管郎岱的第二天,汪克锷奉命随万清洁等领导同志一起赴郎北重镇岩脚建立人民政权。1 月 20 日,岩脚区(即四区)人民政府成立,他被任命为区财粮助理员兼岩脚镇粮食仓库主任,负责钱、粮、盐、布等重要日用物资的筹办、保管及发放工作。

当时的郎岱刚刚解放不久,情况还异常险恶复杂。从郎岱到县城要走近百里的山路,而且随时都可能遭到土匪的袭击。汪克锷没有被吓倒,为了保证区里的物资供应, 做好后勤工作,他经常带着区队的几位战士和驮马往返于县区之间,多次出色地完成了任务。

这时驻在岩脚的还有起义后的原国民党保安 9 团数百官兵,其给养由我人民政府负责,具体事务主要是通过汪克锷经手。由于当时物资供应比较紧张,虽然尽了最大努力,但还是不时有保安团的军官到区里无理取闹,提一些过分要求。遇到这种情况,汪克锷总是从全局出发,耐心地做说服解释工作,使那些企图借故寻衅的人难以发作, 对稳定起义官兵情绪和社会秩序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1950 年 3 月下旬,伪装起义的保 9 团头目李成举等开始策划叛乱,区委领导得到情报后马上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对策,会议决定:为避免无谓牺牲,区机关大部工作人员暂先秘密撤走;留下部分同志疏散重要物资。汪克锷明知留下来凶多吉少,但他坚决要求留下,区委也觉得只有他来负责物资的疏散隐蔽更为妥当,于是便同意了他的请求。

同志们撤走后,汪克锷立即开始清点库存物资,并逐疏散到安全可靠的地方。当天深夜,由于保安团叛变的迹象进一步明显,区委曾派人秘密潜回岩脚要汪克锷等同志赶快撤出。可是,在又一次生与死的抉择面前,汪克锷坚持说他的任务尚未完成,不能撤。

次日凌晨,当所有的重要物资都疏散结束后,叛匪已经包围了区政府,接着,就出现了本文开头那壮烈的一幕。

(执笔:何发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智能问答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