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 » 六盘水英烈
龙 腾(1920—1950)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龙腾烈士

龙腾,又名友松,贵州郎岱县岩脚镇人。1920 年 5 月出生。其父龙骧,以教书为生兼理医业,其母池氏,也是出生于书香门第。龙腾兄弟四人,他排行居次。

龙腾自幼受父母十分严格的文化启蒙教育。1927 年进入岩脚小学,他虽然性格内向,不爱说话,但进取心强, 学习发奋刻苦,并有见义勇为的精神。1933 年春,龙腾以优异的成绩小学毕业之后,又考入贵州省立安顺四中继续读书。在这里,安顺进步人士龙文(树黔)——龙腾的族叔在生活上关心他,在思想上也对少年龙腾有着积极的影响。

龙腾在安顺学习期间,除认真完成各科学业之外,还充分利用课余时间阅读了鲁迅、郭沫若等进步作家的著作以及部分外国进步作家的作品。逐渐开阔了视野,开始关心国家民族的前途命运。

1934 年夏,由林青、秦天真等领导的我地下党毕节党支部及其领导的草原艺术社遭到反动当局的迫害,被迫离开毕节,到贵阳、安顺继续进行活动。在安顺,组织了“晓鸡声文艺社”“三乙读书会”等团体的进步骨干,办短期训练班,宣讲革命道理并先后吸收了谢速航、龙文等入党。在此,龙腾在龙文等人的引导下,积极地参加学习培训,接受革命进步思想,并加入了共产主义青年团(后转党)

1935 年 1 月,中共地下党贵州省工作委员会成立,贵州党的组织进一步发展。在省工委的帮助下,安顺县地下党支部和党的工作委员会先后建立,安顺成了我地下党活动的重要基地之一。在这一段时期,龙腾一方面在校园中广泛团结同学,通过各种渠道阅读进步书刊,把握时代风云;另一方面则身体力行,热情地投入抗日救亡, 反对内战的运动之中。1935 年 2 月, 他参加了由地下党员陈汉民等主持排演的进步剧目《江村小景》,并在剧中饰一角色。1935 年 7 月 19 日,中共贵州省工委书记林青、委员刘茂隆等被捕,不久, 刘茂隆在党组织的帮助下越狱成功,林青则英勇牺牲在反动派的屠刀之下。“七·一九”事件之后,中共贵州省工委决定隐蔽精干、分散活动,重点转向农村,在有条件的地区开展军事工作。龙腾因系学生,尚未暴露身份,仍在安顺四中继续完成学业。

1936 年,龙腾考取贵阳南明高中,不久,因故回乡。当时正值岩脚新学兴起,龙腾便在其父主持的豫章小学和灵秀小学任教达三年之久。这段时间,龙腾与龙文仍保持着联系。他们一起组织、推动岩脚的抗日救亡运动。龙文曾在岩脚开办《青年训练班》,龙文则在教学中向学生宣传抗日救亡,教唱《九·一八》《义勇军进行曲》等,还  指导学生写抗日计划,组织学生迎送贵阳、安顺、毕节的抗日流动宣传队。1938 年,龙腾在蜜月中告别了妻子及亲人故土,投笔从戎,赴军邮湖南芷江电报局工作。1940 年, 他自湘返乡省亲,在兄弟合影照片的背后写诗言志:

岁暮短景聚习安,数载长别幸团圆。

凉风天末征衫薄,旧梦重温话昔年。

鹏程可期难留驻,努力杀敌着先鞭。

珍重为国惜年华,留待他日庆凯旋。

诗中表达了一颗赤忱的爱国之心,对前途充满着信心和希望。为使自己能更加直接地投身于抗日救亡,龙腾又报考了设在都匀的中央陆军炮兵学校干部训练班,准备学成后亲临前线杀敌报国。1942 年,由于该校流行传染病, 龙腾不幸身染恶疾,无奈,只得回乡医治。在疗伤恢复健康期间,在龙文同志的关照下,通过龙腾亲戚上层的关系, 龙腾得以进入国民党西南公路特别党部,历任文书、股长、科长等职。利用这个特殊的社会身份,他频繁往来于湘黔、滇黔沿线,寻机开展地下活动。

1945 年 8 月,日本侵略者宣布无条件投降,中国人民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胜利结束。就在全国人民欢庆胜利、企盼和平建国之际,国民党蒋介石政府却表面上承认避免内战、和平建国,暗地里却磨刀霍霍。重庆谈判《双十协定》的墨迹未干,蒋介石政府就公然撕毁,进攻解放区,挑起了内战的战火。这样的倒行逆施,激起了全国人民的极大愤慨。1945 年 12 月 1 日,昆明爆发了震动全国的“一二·惨案”。惨案发生后,国民党统治区各大城市学生纷纷抗议和示威游行,掀起了解放战争时期第一次大规模的反内战、争民主的群众运动。

1946 年 2 月,龙腾所在的国民党西南公路特别党部从贵阳迁驻昆明。这一阶段的昆明各界知名人士和群众,并没有被反动当局的血腥镇压吓倒,自由、和平、民主的呼声日益强烈。龙腾到昆明后,很快投入那里的爱国民主运动当中。6 月 11 日,著名爱国民主人士李公仆先生被反动派暗杀,15 日,闻一多先生又惨遭毒手!昆明愤怒,全国愤怒!龙腾身临其境,更是义愤填膺,组织发动周围的热血青年和有关人士,奔走呼号,散发传单,谴责、揭露国民党反动政府发动内战、残杀著名爱国民主人士的罪行。不幸,一次在浴室里他正在进行宣传和散发传单时,被跟踪的特务逮捕,监禁在国民党昆明市警备司令部。敌人怀疑他是共产党,便采取软硬兼施的手段。诱惑不成,就用刑, 妄图用皮肉之苦摧垮他的意志。仅半年多的时间里,刽子手竟对他用了七次电刑。在审讯中,除据理驳斥反动派的法西斯暴行,要求无罪释放外,他什么也没说,敌人什么也没有得到。家人得知龙腾被捕的消息后,决定变卖家产救他,最后通过一些上层亲友的频频活动才得以保释出狱。当龙腾出狱回到家乡的时候,身体已被摧残得不成样子—— 足跛、吐血。但坚毅不挠的革命精神仍在。身体尚未完全康复,又往返于安顺、贵阳一带活动,并与龙文等保持着密切的联系。

1949 年 3 月,从延安回到安顺、郎岱一带活动的中共地下党员罗朝良在安顺被捕。龙腾闻讯后与龙文一道积极组织营救,但未成功,8 月 30 日,罗朝良同志被害于郎岱。同年11 月15 日,贵阳解放,龙腾很快与解放军取得了联系, 不久即随军到了安顺。通过地下党组织的佐证介绍,龙腾接上了党组织关系,并被分配在安顺地委社会部工作。

1950 年春,贵州全省匪乱迭起。在龙腾的家乡郎岱岩脚由反动军官罗湘培、李成举、王孝传等操纵纠集的“反共救国军第八兵团”之一部在这一带肆意横行,叛匪公然袭击我所新生人民政权,杀害我军代表和革命干部,烧杀抢掠,无所不为,气焰十分嚣张。当时,肃清匪患,巩固政权正成为人民政权面临的中心任务。组织上考虑到龙腾是当地人,比较熟悉情况,因此决定派他回乡参加剿匪工作。龙腾欣然受命,于 5 月 21 日到达岩脚区剿匪指挥部。25 日,郎北匪首金大成、夏其辉等纠集匪众 1000 余人突然包围了岩脚。岩脚区全体干部和区武工队在区委书记、区长万清洁的指挥下,沉着应战,据守文昌阁和田家碉堡两个制高点,奋力还击。龙腾和区委机关的同志们一道参加战斗,下午 5 时许,匪徒倚仗人多势众,加强攻势,步步进逼。为了有效地遏止敌人的火力,打退敌人的进攻。区委领导命武工队迅速占据东南角制高点龙家小屯——也就是龙腾一家居住的地方。区武工队负责人奉命派人去叫门,但是龙腾的父亲见流弹横飞,非常害怕,便坚持不开屯门。眼看着匪兵的攻击一阵比一阵猛,形势万分危急。武工队负责人火速把情况向区领导作了汇报,并建议由龙腾亲自去叫门。正在激战中的龙腾得知原委后,毫不犹豫地冒着弹雨冲了出去,直奔家门。面对着白发苍苍,忧心忡忡的老父,龙腾耐心地晓以大义,讲清覆巢之下无完卵的道理,经过爱子的说服,龙骧老人终于同意开门,让武工队的战士进去,组织火力侧击敌人。

完成了任务正准备离开时,老父、兄弟、妻子纷纷劝他留在家中先避一避弹雨,但龙腾想到自己的战斗岗位和责任,匆匆说了一句“我还有事”就毅然跨出了家门。不幸,在途经一蓬紫金花处,被匪徒的乱枪击中,光荣牺牲, 年仅 30 岁。

(执笔:李清华)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智能问答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