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热点专题 » 党史学习教育 » 六盘水英烈
刘安民(1914—1949)
  字号:[ ]  [关闭] 视力保护色:


刘安民烈士

刘安民,一个具有特殊身份的共产党员。为了人民的解放事业,他置自己的身家性命于度外,勇敢地战斗在敌人的心脏,最后在黎明前的黑夜中献出了宝贵生命。

1914 年,刘安民出生在黔西南兴义县佳克乡佳克村一个农民家庭。其父刘志清,原住九龙,以农为业,兼做盐巴生意。后从九龙迁居佳克。刘安民共有弟兄三人,他排行居二。

刘安民的故乡地处黔、滇、桂三省接界的三角地带, 是贵州军阀刘显世和后来的国民党军政要员何应钦的老家, 封建军阀势力十分强大。刘安民少年时代,正值旧中国军阀混战、烽烟四起的乱世之秋,“官如虎、匪如狼,兵如刮地王”。连年不断的兵燹匪乱和沉重的政治经济压迫使得当地广大贫苦群众不堪其苦。这一切,在刘安民幼小的心灵里就留下了深深的烙印。

刘安民资质慧敏,上学读书成绩一直比较优异。1934 年,他从戈备小学毕业后升入兴义中学。

1935 年 4 月,中央红军长征过兴义,沿途宣传共产党的政治主张,惩办了一些罪大恶极的乡绅土霸。对穷苦人则是纪律严明、秋毫无犯。从这时候起,作为中学生的刘安民开始对共产党、红军有一个初步的认识和了解。1936 年,随着日本侵略者的魔爪伸向华北,中国的民族危机日愈加重,抗日救亡的浪潮席卷全国。兴义虽然边远,但在我地下共产党人和一些爱国进步人士的努力下,抗日救亡民主运动风起云涌。一些爱国的进步知识分子利用国共第二次合作的时机,通过多种形式和渠道宣传进步思想。在这段时期内,刘安民毅然投身于挽救民族危亡运动的洪流之中,在思想上,由于受到了兴义年轻的进步知识分子贺朗特(巴丁)和魏雷隆的影响,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

1938 年秋,作为刘安民良师益友的贺朗特、魏雷隆等人相继奉赴革命圣地——延安。刘安民回乡做了小学教员, 先后在戈备、白碗任教,暂以之维持生计。

1939 年,随着国民党政府在抗日战场上的失利,中国的政治经济中心逐渐西移。蒋介石为了实施对贵州的全面控制,在黔推行所谓“新县制”。“清理土地、厘定地价” 是“新县制”中的一项重要措施。国民党贵州省财政厅土地呈报处受命在贵阳黔灵山举办“全省土地测量培训班”。刘安于 1940 年春考入该班第二期。在这里,他结识了从郎岱岩脚来的农民青年王永武。同年秋,刘安民结业后分到贵阳市郊及安顺水城一带搞土地清理、测量工作。

1946 年 12 月,刘安民成为国民党水城县田粮处正式职员。1947 年 5 月,擢为代理科长、旋即为科长。在水城期间,刘安民因姻亲关系结识了当时被国民党称为“危险分子”的进步人士——水城中学校长李晓天(即肖奇富)。彼此志趣相投、视为知交。1947 年 7 月,李晓天在贵阳与我地下党员顾希钧等接办《力报》事务,刘安民曾通过赫章一位朋友的关系帮助报社筹办过一批急需的铸字铅块。通过李晓天的关系,他还与贵阳的李思齐及马怀麟等有过交往。

1947 年 9 月,《力报》被反动当局查封,李思齐、顾希钧被捕,李晓天遭通缉。迫于如此险恶的形势,刘安民以治眼病为由向上司告了长假,秘密回到了故乡佳克,寻机投向共产党的怀抱。因为在这一段时期,与佳克仅一水之隔的云南罗平钟山、板桥一带,共产党的活动一直比较活跃。到了 1948 年的 4、5 月间,在我地下党罗盘区委的领导下,罗平的反蒋武装斗争逐步公开化。至 5 月底止, 敌人曾先后两次派重兵扫荡钟山、板桥等地,均被我党领导的反蒋自救军和游击队击溃。罗平反蒋武装斗争根据地初步巩固。江底河西岸发生的一切,对刘安民是一个极大的鼓舞。夏初,刘安民设法通过哨卡,来到了罗平根据地的中心——中山乡清水河。在一位熟人——江底游击大队大队长王美珍的引荐下,经严格审查,刘安民获准进入共产党罗平县委举办的“军政干部训练班”学习。在将近三个多月的时间里,他比较系统地接受了我党关于目前形势、任务、武装斗争等方面的策略、方针和共产主义思想的教育。对共产党和中国革命的前途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不久,刘安民郑重地向党组织提出了入党要求。1948 年 6 月,经中共罗平县委书记,训练班主要负责人朱希敏和钟山乡乡长陈忠弼介绍,刘安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8 年夏末,刘安民在训练班学习结束。党组织考虑到他对水城、郎岱一带的情况比较熟悉,有一定的社会活动基础。因此,决定派刘安民转回贵州,利用各方面的有利条件,秘密发动群众,组建革命武装。此行虽艰险异常, 刘安民则欣然地接受了任务。很快辗转回到水城,并以眼疾日重为由向上司提出辞职休养,获准后,于金秋 8 月携妻儿迁到郎岱县岩脚镇居住。

岩脚地处织(金)、普(定)、郎(岱)、纳(雍)、水(城)五县结合地带,是当时郎北重要的商业、交通集镇。这里山高林密,地形复杂,消息灵通,而且有农民武装反暴斗争的传统。早在 1942 年,岩脚人唐逊虞曾在此组织过上千人的农民暴动;抗战时期,我地下党人龙树黔也在这里宣传过抗日救国,传播过进步思想;1946 年春,共产党员罗朝良受党派遣从延安回到安顺、岩脚活动。显然, 以岩脚为中心开展武装斗争,有着较为理想的条件和基础。

刘安民到岩脚后,与老同学,岩脚游击武装负责人王永武取得了联系。通过王的引荐,刘安民结识了喻忠诚、傅应祥、宋崇书等骨干。为了保持经常的联系,还指定一位同志为王、刘之间的联络员。在此期间,刘安民还同李晓天等老朋友恢复了联系。

1948 年底,国民党蒋介石政府民心丧尽,已有大厦将倾之势。为了垂死挣扎,挽回败局,便在“国统区”变本加历地搜刮民财、民力,大肆征兵、征粮、征款,搞得民不聊生,穷困山区更是怨声载道,阶级矛盾进一步激化。刘安民紧紧抓住这个大好时机,以王永武的岩脚武装为基础,通过喻忠诚、李茂才等一批骨干,在织普郎纳水边区秘密发展革命武装。刘安民、王永武曾在龙洞屯、大坡上等地多次召集各路武装骨干会议,对各路武装的活动进行具体的安排部署。刘安民给大家宣传党在蒋管区农村开展武装斗争的方针、策略,介绍当时的国际国内形势,以鼓舞士气、增强信心。刘安民不顾个人安危,翻山越岭,深入到龙场、黑塘、六枝等地活动,并暗中与岩脚镇进步人士黄冠雄、饶景凡等接触往来,动员他们参加革命的地下活动。这些曾一度为驻岩脚的国民党军统特务所注意,只是由于没有抓住确凿证据而作罢。

1948 年 12 月底,一个寒风凛冽、大雪纷飞的夜晚, 刘安民、王永武、喻忠诚等在碓窝冲宋崇书家中召开了有20 多名骨干参加的重要会议。会议决定,各路武装实行统一指挥。负责人进行分工,刘安民负责政治工作,王永武、喻忠诚负责军事工作。会议还明确了目前的主要任务是继续发动群众反“三征”(征兵、征粮、征款),进一步发展壮大队伍,在条件成熟时夺取岩脚作为立足点,公开打出旗号,与滇东北的反蒋武装斗争相呼应。会议一直开到深夜,大家的情绪高涨。为明心迹,20 余位战士顶风冒雪, 一齐来到寨后百年古树下歃血盟誓,竭力同心,推翻国民党的反动统治。

为隐蔽的革命活动所需要,刘安民设法通过上层的一些朋友关系在郎岱谋一公职。1949 年 1 月 30 日,他便接到了“郎岱县政府助理秘书(负责办理特种会报)”的任命书。虽然只是挂个虚衔,又以眼疾为由未曾赴任,但“会报秘书”这块牌子足以震慑那些早就想找他岔子的军警特务。有此身份作掩护,给他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方便。

就在刘安民等积极地以岩脚、营盘为中心,在五县边区进行秘密武装反蒋活动的同时,郎岱县城周围的革命武装也准备在郎岱县城燃起革命的烽火。

1948 年 8 月,地下党黔北特委书记(后为贵州省工委书记)张立就先后派我地下工作人员王舍人、刘永回郎岱, 同关岭的地下工作人员兰华富共同在郎岱、关岭一带组织发展革命武装,开展敌后武装斗争。1949 年初,王舍人、刘永与营盘武装负责人喻忠诚取得了联系,商讨联合起来进行革命斗争问题,攻打郎岱县城。喻随即把情况向刘安民、王永武作了汇报。经过认真考虑,刘、王、喻决定派出队伍,配合郎岱方面的行动。

1949 年 2 月,喻忠诚同艾永沧、杨汝俊为代表参加了在长岭岗、桥梁堡、关家寨等地召开的郎岱暴动筹划会议。2 月底,长岭岗会议最后决定:各路武装务于 3 月 3 日前到长岭岗集中,准备攻袭县城。根据这个情况,刘安民、王永武、喻忠诚等主要负责人在龙洞屯紧急碰头,磋商具体行动方案。决定:由喻忠诚率云盘、梅子关武装为一路, 王永武率岩脚武装为一路直接参加攻城行动;刘安民、傅应祥、黄冠雄等人留在岩脚,若暴动成功,则主力回师岩脚,解决国民党岩脚区署及保警中队,然后公开打出旗号。3 月 1 日,喻忠诚一路先期抵达集结地;2 日夜,王永武一路也从岩脚出发,出征前,刘安民还亲自和王永武一起检查战前准备情况。

3 月 3 日拂晓,正当岩脚武装还在行军途中的时候, 郎岱暴动就已开始了。在一片“打倒蒋介石,人人有饭吃” 的怒吼声中,我暴动队伍 300 余人冲进城内,直捣国民党郎岱县政府和县法院,县长钱文蔚仓皇逃窜,几乎当了俘虏; 法院院长及十几名推事被生檎。后因我方弹药渐缺,又无后援,敌人组织力量疯狂反扑,暴动队伍被迫撤出县城, 结束战斗。

3 月 3 日傍晚,刘安民在岩脚得知攻城暴动失利,敌人正在进行大肆搜捕和血腥屠杀。面对如此险恶的形势, 刘安民不顾个人安危,立即到明理(现羊场乡)一带通知留下的同志迅速转移,回镇后又去黄冠雄处商量应敌之策, 认为他们身份特殊,敌人可能不会发觉。直到夜幕降临, 他才回到家中。

郎岱暴动也使岩脚的敌人惊惶万分,保警常备中队如临大敌,戒备森严。岩脚反共联防办事处主任何继尧早就对刘安民的真实身份有怀疑,刘安民的行动一直处于何的秘密监视之中,特别是刘安民 3 月 3 日傍晚从乡下回来时头上突然出现的白布帕,使他进一步认定这是一个危险人物。于是,一封密告刘安民、黄冠雄行为异常的信飞报郎岱县城,深夜,何继尧就收到了郎岱县长钱文蔚给他的密令,大意是:速将刘安民、黄冠雄、饶景凡三人分别缉拿, 就地枪毙;缉拿王永武、喻忠诚等归案法办。

春寒料峭,夜色茫茫。刚刚躺下的刘安民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起。“刘秘书,借你家板凳打打麻将。”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门。门一打开,几支乌黑的枪口立即逼住了他,敌人下手了!面对着冰冷的枪口和几张虎狼般的狰狞面孔,刘安民镇定异常,回过头去向哭喊着的妻子和刚满一岁的儿子用深情的目光作了最后的告别,然后昂然而出。1949 年 3 月 4 日凌晨,刘安民被杀害在岩脚街头,就义时 36 岁。

“烈士回眸应笑慰,擎旗自有后来人”。刘安民牺牲后, 他的战友王永武、喻忠诚、宋崇书、傅应祥等率部继续战斗在崇山峻岭之间。喻忠诚、陈国彬在赫(章)、威(宁)、水(城)边区组织了“速安支队”,王永武等在郎(岱)、普(定)、织(金)边区组织了“郎普织游击大队”。这些革命武装寻机打击国民党地方反动势力,为迎接解放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执笔:何发健)

扫一扫在手机打开当前页面

上一篇:
下一篇: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智能问答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