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 两会进程 | 两会公告 | 人大议程 | 政协议程 | 图片新闻 | 图说两会 | 文件资料 | 代表建言 | 委员献策 |
首页 » 热点专题 » 两会专题 » 2010年两会 » 委员献策
既要履行救死扶伤的天职,又要面对医药费追讨无门的尴尬。当“无主”病人的救治已成为医院的沉重负担,政协委员呼吁——设救助基金 为“无主”病人买单

发布时间: 信息来源: 字号:[ ]

    文 记者  高松
  核心提示:长期以来,医疗欠费是医院最为头痛的问题。通常,欠费大户又是“无主”病人,对他们救治的费用已经成为医院沉重的负担。面对这个群体时,医院和医生不得不在行规与道德的矛盾中承受煎熬———救吧,没人买单,医院承受不起;不救吧,天职不允,有违医德。对此,在市政协六届四次会议上,政协委员呼吁,政府部门应该筹集资金设立救助基金,为医院“治疗”这一“头痛”,解开“救死扶伤”与“无人买单”这个死结。
  现状调查——
  “无主”病人欠费成医院沉重负担
  一个月前,市妇女儿童医院接诊了一名重症弃婴。在弃婴住院的21天时间里,医院除了派医护人员呵护小生命外,仅医药费一项就花去了5832元。但小家伙并不知道,在她痊愈被送入儿童福利院之后,这笔费用是医院在默默的为她承担。
  2月5日,记者连线六枝特区人民医院了解到,在2004年至2009年这6年间,该院共收治了“无主”病人132例,总费用高达137.9万元。该院平均每年要为“无主”病人承担各项费用20多万元。
  与此同时,记者也从市医院了解到,该院历年来已累计为“无主”病人承担医药费32.7343万元,这些费用根本找不到追偿的对象。
  采访中,多家医院有关人员均表示,尽管财政上有一定的补贴,但缺口仍然较大,“无主”病人的医疗欠费已经成为医院沉重的经济负担。
  
  医生感言——
  医德与行规是一对矛盾
  对绝大多数医院来说,收治“无主”病人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了。但医院和医生都有着太多难言之隐。
  前几年,在国内有关“无主”病人被医院拒绝治疗、甚至得知身份后将其抛到野外的报道屡见不鲜。虽然近来这种现象并不多见,但医治“无主”病人仍然让医生头痛。
  据某医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介绍,大部分医院都有业务考评制度,科室、医生的效益都和业务量挂钩,如果出现病人逃费的情况,就由医生承担其成本损失。由此一来,病人住进医院,医生一般都要让其先交费。但遇上“无主”病人怎么办?医生一般不敢擅自作主,只有请示领导。而作为医院来说,药品、医疗器械都要花钱购置,总不能做亏本生意吧!这时,医院与医生都陷入了医德与行规的矛盾之间。
  按照规定,医院不敢拒收危重“无主”病人。即使收了,可能也只会给他们用便宜的药,甚至要求转院,以致一些地方发生了“无主”病人得不到有效救治的现象。
  政协委员李有祥说:“无主”病人通常是指流浪于街头、自身无力解决食宿和医疗费用、无亲友投靠、车祸肇事逃逸无人负责的伤者以及鳏寡孤独无家庭、被亲友遗弃无人照料者等。这类病人一旦通过110或120接入医院,医院不仅要为其承担医药费,甚至要由专门的人护理,也给医生带来了极大的精神负担。
  比如,有的“无主”病人治好了医院不知把其送到哪里。这些,都成困扰医院的难题。
  再者,签字就是一道难以跨过去的坎———救治过程中,手术需要家属签字,病情危重者要告知家属等,“没有病人与家属的同意,医生有权为病人施行手术吗?患者家属找不到,不手术是医院的失职,万一手术出现意外,病人下不了手术台,这个责任由谁来负?死者的遗体又该如何处置?”这些,不光影响到医院的正常医疗秩序,可能还会涉及到法律层面的问题。
  “没有患者及其家属签字更容易引发医疗纠纷,这方面的教训已经很多了。”李有祥坦言,救死扶伤的天职和对医患纠纷的担忧以及“无主”病人的欠费问题,时常让医院和医生无所适从,陷入两难的选择的境地。
  
  委员呼吁——
  完善救助体系 让医院轻装上阵
  由于“无主”病人没有被纳入国家规定的任何医疗保障体系,这个群众是地地道道弱势群体。
  “如果放手不管,有违医德不说,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也会被玷污。但医院毕竟不是慈善机构,要正常运作,必须得有经费保障。要求医院完全不计较费用,从人道主义出发包揽“无主”病人治疗费用有些不现实。”委员李有祥认为。
  那么,如何解决无主”病人的医疗问题,让医院和医生轻装上阵呢?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在这次“两会”上,明盟市委也通过党派提案的方式,呼吁政府予以重视———“对‘无主’病人的救治存在很多困难和问题,不是医疗单位能独立做好的工作,需要公安、民政、司法、卫生等多部门共同参与,规范医疗救助行为,落实救助经费来源。”
  委员李有祥建议,政府可以多渠道筹集资金,建立一个“无主”病人或贫困病人的救助基金,指定相关部门负责管理,医院在治疗“无主”病人之后,用这部分资金给予医院一定的补偿。
  一些委员也认为,除了道德、法律之外,如何建立有效完善的“救急”社会救助机制是政府部门值得思考的课题。政府部门应尽快完善“无主”病人的救治补偿机制,解开医院“救死扶伤”与“无人买单”的死结,让医院不再陷入两难的境地,让这类患者得到及时、充分、有效的治疗,为他们建立一条生命的“绿色通道”。
 
 


English 政务微博 政务微信
智能问答 常见问题 无障碍 关闭